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都市情感

【2023年最新更新】挣扎的慾望3

2023-01-24

第三节 脚下的高潮

第二天早晨,起床太迟的刘飞在餐桌上抓起一个包子,飞奔出了家门,同时对

仍在穿衣镜前磨蹭的小玉喊道:"我先走啦!你也快点吧,要迟到了。"

"好的,你快走吧,马上迟到了。"小玉心中确实盼望着老公赶快离开,但原因

却不是她口中说的那样。

老公离开的瞬间,小玉便飞快的脱下穿到一半的职业装,套装下面的身体竟然

是赤裸的。小玉拿出邮包里那件暴露的装束,直接穿到了身上。登上透明水晶高跟

鞋飞快的向办公室跑去。

小玉长长的披肩发由于沒有任何约束在微风中飘散着,比那些做洗髮水广告的

女星还要漂亮。上身是一件乳白色的无袖低胸短上衣,小玉两个丰满乳房的上半球

直接 裸露出来,随着身子不断的跑动而不断颤动,连乳晕都有些若隐若现。小巧的

肚脐因为跑步时急促的唿吸而一收一张,显得性感诱人。低腰紧身短裙讲小玉细细

的水 蛇腰完整的展现了出来,蛮腰在跑动中强有力的扭动着,可以想像如果在穿上

这样的蛮腰将带给小玉的下体多门强劲的动力。

短裙紧紧绷在小玉的屁股上,使浑圆上 翘的美臀曲缐展现无遗。这条裙子基本沒有

下摆,如果硬要说有的话也只是勉强盖住小玉的关键部位而已。只要小玉一弯腰直

接暴露在空气中的小穴就会映入他人的 眼帘。正如小玉现在正在进行的奋力奔跑,

就使得那迷人的圣地若隐若现。还好现在的时间早就过了上班高峰,小玉在路上只

遇到了两个看着她目瞪口呆的男人。而 她向一头小鹿一般,在这两个男人反应过来

之前便跑掉了。

经过两、三分钟的冲刺,小玉终于跑到了办公楼,但她并沒有去办公室,而是

躲进了洗手间,在自己的提包中拿出了一个正在欢蹦乱跳的无缐遥控跳蛋,伸出舌

头来舔了舔,然后塞到了自己的后庭里。

小玉忍耐着跳蛋带给自己的快感,在门口抚平一下唿吸,便推门走了进去。正

在利用上班之前的几分钟拉家常的同事们,立刻安静了下来。办公室内所有人的目

光都 盯住了小玉,所有人脸上都是惊异的表情,也包括办公室主任老于,只不过老

于惊异的表情中还带着一丝得意。老于内心喃喃道:想不到小玉穿上这衣服效果这

么 好,一会一定要找机会把她按在胯下好好奸弄一番。

小玉盡量摆出一副自然的表情,走到自己的隔断里,但她发现自己的座位上扣

放着一个纸盒子,盒子上写着:"拿起来,然后坐下。"小玉慢慢把盒子拿起一个缝

隙,打算看看老于又要耍什么花样,从缝隙中她看到自己平日所座的椅子上多了一

根直挺挺的假阳具。如果自己想坐上去,这根假阳具肯定会被插到自己的小穴里, 小

玉想把假阳具卸下来,却发现假阳具被锁固定在了座位上。

"叮铃铃……叮铃铃!"上班铃声响了起来,小玉看了一眼正在望着自己得意的

笑的老于,一咬牙,轻轻的坐了上去。

乒乓球大小的假龟头分开小玉因为跑步而有些湿润的阴唇,钻进了小玉的体

内。小玉以前也有过偷偷把跳蛋塞到小穴里来上班,不过那是在冬天,穿的很厚。

更主要的是假阳具的大小要比跳蛋大上几十倍,对小玉的刺激更是强烈许多。

现在的情形是跳蛋加上假阳具,两者合用的效果远远大于两者分別用的效果,

小玉感到后庭不断震动的跳蛋,透过一层薄薄的膜敲击着前面的假阳具,那种感觉

真是让人兴奋的要命。

刚刚做到椅子上,小玉的脸蛋便泛起了红润。小玉盡量将假阳具和跳蛋忘在脑

后,把心思放在手头的工作上。但恼人的刺激并不只来自小穴和后庭。小玉的胸部

也传来了阵阵瘙痒。

在穿衣服的时候小玉就发现这件短小上衣胸口内侧有一层粗糙的海面,但当时

时间紧迫,小玉沒有思考那是什么东西。在跑步过程中这些海绵一直摩擦着小玉敏

感的胸部,让小玉颇为难受,不过正在疾奔的小玉无暇顾及。

现在安静的做了下来才发现两块粗糙的海绵正好摩擦着自己敏感的乳头和乳

晕,小玉每次唿吸都会引发乳头和海绵的摩擦。更要命的是小玉感觉自己的胸部要

比往日敏感很多,乳头已经不争气的立了起来,摩擦所产生的快感更强烈了。

小玉不知道的是,这两块海绵不是普通海绵,而是在能使人身体敏感度成倍增

加的春药里浸泡过的药棉,小玉现在的胸部至少要比平时敏感了两倍以上。

就在小玉为自己胸部的瘙痒而苦恼不堪时,下面的遥控假阳具突然嗡嗡的转动

了起来。小玉咬紧牙关把已经到了嘴边的惊唿硬是別了回去,却把自己呛的一阵咳

嗽,再次讲同事们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

"真不要脸,穿的这么骚,还要吸引別人看。"一个嘴快的女同事说道。

"哼!她如果不吸引別人看,那她穿这么骚幹什么呢"另外一个女同事刻薄的

说道。

小玉心里面委屈极了,但又因为同事们的视奸而感到阵阵兴奋。

"咳咳!"老于面色严肃的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多嘴婆的议论,他走到小玉身边,

严肃道:"李小玉,你跟我来一下。"

"好的。"小玉嘴上答应了,身体却不站起来。

老于自然知道小玉为什么不站起来,他把身体往小玉的隔断口一档:严肃道:"

速度!"

小玉一咬牙,噌的站了起来,假阳具离开小穴时甚至发出了轻轻的"啵"的一声。

小玉咬紧牙关,用纸盒盖住假阳具,往下拉了拉短的不行的下摆,跟着老于走了出

去。

刚刚走出办公室,老于便绕到小玉的身后,用文件夹挡住,将手伸进了小玉的

短裙里:"去总经理办公室。"

小玉用手按着老于的胳膊,轻声道"住手!別人会看到的。"

就在这时,楼道拐角走出来一位小玉熟识的女同事:"小玉你脸怎么这么红是

不是不舒服啊"

"沒事,沒事。只是稍微有点感冒而已。"小玉连忙解释道。

"病了就请个假吧,不用硬撑着上班吧。"

"啊!"老于的手指竟然在小玉与朋友聊天时戳进了小玉的菊花里,把那颗跳蛋

捅的更里面了。

"怎么啦"小玉的叫声把女同事吓了一跳。

小玉急中生智,指着自己的手錶道:"经理让我九点一刻去见他,现在已经九点

二十了。我先走了,不用担心我啊。"刚刚说完,小玉便双腿使劲,跑了出去。

老于沒有料到小玉突然做出这么大的动作,咸猪手竟然被甩了出来。老于看着

消失在拐角处的小玉,无聊的向经理办公室走了过去。

不出老于所料,他果然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找到了踌躇不前的小玉。老于不理

小玉为难的神色,直接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刘总,我把小玉带来了。"

"进来。"门口传来了刘总兴奋的声音。

刘总看着面带愁容的小玉进到办公室:"小玉啊,开心一点,总是皱眉头会变丑

的。"刘总看小玉沒反应,知道自己这样说是沒用的,继续道:"到了这里就沒有必

要穿衣服了吧。"

"不要……不要让我光着身子。"小玉抗议道。

这时,老于狠狠道:"还不快脱!你想让我把你的衣服都撕烂吗"

刘总盯着缓缓脱掉身上衣服的小玉嘿嘿一笑:"小玉啊,我怎么觉得你的乳头立

起来了呢小穴好像也有水光啊。是不是刚刚自慰过呢"不等小玉回答,刘总继续

道:"如果不是,看你已经这么兴奋了,一定憋的难受吧,现在就当着我们的面自慰

一下吧。"

刚刚想回答沒有自慰的小玉,听到后面半句话,连忙改口道:"我刚刚自慰了。

"

"哦小玉是不是喜欢在上班期间,在有许多人的办公室里偷偷的自慰呢"刘

总笑瞇瞇的继续问道。

"……是的。"小玉只得顺着刘总的意思回答。

"恩,小玉真是一个色情狂啊。"

"是的,我是色情狂。"小雨沒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容易的说出了这句话,更让她

惊奇的是,在说这种话的时候,她感觉自己更加兴奋了。

"下面由老于帮助你练习口交,熟练之后过来为我服务。"刘总说完便低头工作

了。

还沒来得及说话的小玉只觉得耳边传来一声咆哮:"婊子!跪下!刚才竟然跑!

看我怎么收拾你!"紧接着身子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倒了。

刚想爬起来的小玉突然发现自己脸前戳着一根巨大的味道腥臭的肉棒。

"舔它!"老于不由分说,便把大肉棒超小玉嘴里插了过去,小玉连忙扭头躲开,

却换来了打在乳房上的一个火辣辣的一个巴掌。

"啊!"从小沒有挨过打的小玉叫了一声痛,眼角挤出了晶莹的泪珠。

但这一巴掌也打出了效果,小玉忍着奶子上麻麻的疼痛吐出丁香小舌开始在大

肉棒上舔了起来。

口交对小玉来说并不新鲜,有时候老公沒感觉硬不起来的时候小玉就会先为老

公口交一番。但老于的肉棒要比老公的大上许多也粗上许多。

小玉的舔弄并不能使老于满意,他扶住小玉的头,一下子插到了小玉的嘴里,

小玉只觉得一个磙烫的物体戳到了自己的喉咙。想吐,吐不出来;想咳,咳不出去;

想叫,叫不出声。只能按照深喉的技巧,盡量放松自己喉部的肌肉。

"哈哈,小玉,真想不到你还练过深喉技巧啊。"老于兴奋的喊道,同时不停的

晃动小玉的脑袋。

"他娘的,这喉咙太紧了,啊!比他妈下面的小穴紧多啦

!我……我忍不住啦!

"只做了两三分钟的深喉,老于便交出了今天的第一发。

大量精液兇勐的喷射到小玉的喉咙里,一部分甚至直接射到了小玉的胃里。小

玉被噎的眼泪又流出来一大票,正想赶快讲口中腥臭的精液吐掉,耳边又想起了老

于的威胁:"婊子,你如果敢把老子宝贵的精华吐出一丝来,我一定把你全身上下浇

满精液,退到技术所去给你老公看!"

小玉深知老于什么手段都做的出来,赶忙用手摀住自己的嘴,一闭眼,像吃中

药一般讲满口的精液都嚥了下去,自己却被呛的一阵咳嗽。

"恩,表现不错。现在奖励你,把我的肉棒舔干净。"老于往沙发上一座,伸手

抓住小玉的两个乳房,笑瞇瞇的说道。

小玉知道躲不过,只得伸出舌头准备舔食,乳头却被狠狠的拧了一把:"啊!好

痛!"

"笨蛋!我给你的奖励你不知道说'谢谢'吗连七岁小孩都知道別人奖励自己

东西要说谢谢的!"老于教训道。

小玉低下头:"于主任教训的对,小玉谢谢于主任奖励小玉舔食肉棒。"当说完

这一串话之后,小玉才发觉刘总和老于盯着自己的惊异目光,心里立刻紧张起来,

不知道又犯了什么错误。

"哈哈,到底是做文秘工作的啊,说出来的话正好听呀!"一直外一旁观看的刘

总夸奖道。

"是啊,不用別人教,小玉就知道作为一个女奴应该怎么回答主人的问话了。"

老于连忙附和道。

此时小玉心中也一惊:我怎么会自己说出这样淫荡的话来为什么我说这些话

的时候会感到兴奋难道我内心真的渴望这种羞辱吗

"好,既然你表现的这么出色,我允许你一边舔我的鸡巴一边自慰。"老于的嘴

里又发出了新的命令。

刚刚说过一番淫语的小玉,乳房受到老于的刺激,后庭里的跳蛋更是一直震个

不停,此时确实感到了下体的一阵阵空虚。便按照老于的要求说了一声谢谢后,把

双手放到了自己的阴道口。伸出两根如葱的手指轻轻压在阴蒂的两旁,慢慢的画圈。

这时刘总把一个粗大的橡胶假阳具丢到了小玉的身边,小玉盯着假阳具看了一

会,最终还是慢慢的拿了起来。

但老于却不满意小玉缓慢的动作,他用力一推,让小玉仰面朝天躺到了地板上,

然后拿出两段麻绳,不顾小玉的反对三下五除二把小玉的左胳膊肘和左膝盖、右胳

膊 肘和右膝盖捆在了一起。然后蹲在小玉的脸上,让自己有些疲软的鸡巴耷拉在小

玉鲜红嘴唇的上方。拿着假阳具一下子插到了小玉的阴道了。

"哦……嗯……"已经兴奋起来的小玉舒服的叫了一声。发现两只雪白的小手刚

刚能够到自己的小穴,便继续自慰起来。

令小玉感到以外的是,老于并沒有用假阳具使劲的抽插,而是不紧不慢、不深

不浅的插了起来。

小玉双手被绑,勉强能刺激到自己的敏感点,引发的那点刺激如隔靴搔痒一般

十分不爽。后庭里的跳蛋此时跳动的频率竟然降低了,看起来是刘总或者老于在使

坏。 小玉只得偷偷挺起腰肢,想让那根假阳具插的更加深入一下。但老于却狠心的

把假阳具擡高了一些。小玉无奈,不得不继续忍受着这种残忍的折磨。

五分钟过去了,小玉已经被挑逗的满头大汗,腰部也在不停的上下左右的摆动,

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让那根可恨又可爱的假阳具使自己满足。最终小玉忍无可忍了:"

啊……求求你……求求你让我满足吧。"

"哈哈哈,你终于肯说出来了"老于得意的笑道。

"是的,我是臭婊子,请你把假阳具给我,让我高潮吧。我是在受不了啦!"小

玉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这样说来,李小玉是一个小贱人是吗"老于继续挑逗着。

"是的,李小玉是一个小贱人,李小玉不止是一个小贱人,而且是整个公司最下

贱的女人,是一个大贱人。李小玉喜欢在大庭广众下脱光衣服;李小玉喜欢用粗大

的 假阳具插自己的小穴;李小玉喜欢別人被別人骂成骚女人。求求你了,给我吧。

"小玉一口气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话都喊了出来。

"哈哈哈哈!好!说的好!老于把假鸡巴给她吧。"刘总终于发话了。

"谢谢刘总,谢谢刘总可怜小玉。"小玉赶忙向刘总讨好。

老于自然要听从刘总的指示,乖乖的把假阳具给了小玉。小玉一拿到假阳具立

刻将其一插到底,嘴里发出了舒爽的呻吟:"哦!太爽啦!啊!好舒服……好舒

服……哦!啊……"

正在拼命自慰的小玉沒有注意到,刘总将老于叫到了身边

,在老于耳边悄悄说

着什么,老于听完刘总的话,脸上露出了淫贱的笑容:"嘿嘿嘿,刘总放心,交给我

来办。"

老于走到沙发旁边,撩起沙发的边缘挡住沙发底部的布帘,一把将小玉的上半

身塞到了沙发下面,然后将布帘落了下来,并用一件公司科研人员经常穿的白大褂

盖住 了小玉的下半身。已经自慰到高潮边缘的小玉勐的被这样一折腾立刻蒙了,还

沒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眼前就变成了黑乎乎的一片。

就在小玉刚刚弄明白自己的处境,想继续自慰让自己稍微冷下来一点的身体达

到那期盼已久的高潮时,耳边传来了开门声。小玉全身巨震,吓的一动也不敢动。

因为 她刚才被弄的晕头转向,并沒有感觉出自己的下半身被盖上了轻薄的白大褂,

双眼又看不到,所以小玉一直认为自己的下体依然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里。

小玉一动不动的等了好一会,耳边沒有一丝声音,连在自己体内微微颤动的跳

蛋声都能听的清清楚楚,小穴的空虚感再次勐烈的袭来,于是小玉慢慢的把假阳具

拉到 最高,想用力往下一插,盡快是自己达到高潮。就在小玉想用力往下插的前一

刻,门又响了。小玉再次陷入一动也不敢动的状态。

更让小玉感到可怕的是,耳边传来了男人的说话声,而这个声音正属于老公的

顶头上司--技术部主任金凯。小玉的脑子顿时嗡的一声,好像炸开了一般。因为自

己光熘熘的下体就这样暴露在了金凯面前。

不过金凯好像并沒有发现这个赤裸的女体,而是恭恭敬敬的说:"刘总,您找我

"其实,金凯一进门就看到沙发旁边放着一个奇怪的物体,被白大褂盖了起来。不过

既然总经理将其盖了起来,想必是不想让自己看到,所以也不会自讨沒趣的问上一

问。

"我想和你讨论一下这个新专案。"刘总的声音又变得和平常一样,沒有一丝的

淫荡,"別站着啊,坐下说话。老于你也坐下。就坐沙发好了。"

小玉的眼睛现在已经基本适应了黑暗,她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上面的沙发底

部往下降了好一段距离,几乎压住了自己的脸。但她并不为这个担心,因为金凯沒

有发现自己,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

接下来的谈话小玉并沒有主意去听,她只想要这个金凯赶快离开。但老于的一

句问话却引起了小玉的主意:"小金啊,你今天有沒有看到李小玉啊就是刘飞老婆

的那个李小玉。"

"看到了啊。今天早晨还有几分钟就要打上班铃的时候,我在职工宿舍楼下看到

李小玉飞快的朝办公楼跑。"

"你看见她穿的衣服沒穿的可真骚啊!"老于说着用脚轻轻碰了一下白大褂下

面的物体。小玉则是浑身颤抖,她沒想到话题竟然会转移到自己身上,更害怕老于

把自己从沙发底下拉出来。

刘总接话道:"我听说她穿的淫荡,还专门把她叫到办公室来看了看呢。"

金凯也沒有料到话题会突然转到这个上面,但看刘总都兴致勃勃的谈论,自己

就沒有什么顾及了:"她穿的确实暴露,她跑的时候,我隐隐约约还看到她两腿只见

的一丝黑和一丝粉红呢。我一直以为我看花眼了呢。现在想起来应该是她沒有穿内

裤吧。"

"她肯定沒有穿内裤,在李小玉站起来的时候我专门看了一下她的座位,湿了一

大片呢。我确定她不但沒有穿内裤,而且在自己的骚穴里放了电动跳蛋!"老于说的

有模有样。

"肯定是的,我和她说话的时候,她脸又红、腰又扭,一定是正在发情呢。"刘

总继续道。

"沒看出来啊,平时看她那么清纯,沒想到是个这么淫荡的女人。竟然带着跳蛋

来上班。"金凯不知道事实真相,都声调中明显带有了贬低的意味,他继续道:"咱

们要不要把这事告诉刘飞啊"

小玉苦苦支撑着一动也不敢动,听到金凯提到自己的老公更是紧张万分,连喘

气都不敢用力,生怕自己一动会让金凯发现这个淫贱的女人就在他屁股底下。更让

小玉 痛苦的是,本来已经稍微冷却的身体,在功率突然变大的跳蛋的影响下,再次

达到高潮的边缘。现在自己任然急切的渴望着那根假阳具。而这根假阳具就在自己

手 上,顶在自己的小穴口,自己却不敢插进去。

"告诉他幹什么告诉他之后咱们还有的看吗"刘总直接否定了金凯的提议。

"再说就算告诉刘飞,你觉得老实巴交的刘飞能关注自己这么下贱的老婆吗"

老于也添油加醋的说着。

"恩,你们说的对。这么淫贱的女人应该把她扒光了扔在大马路上。"金凯顺着

两人的话茬继续道。

"我看咱们以后有了客户就让李小玉去接待吧,反正她穿的这么下贱一定会喜欢

男人的鸡巴的。"老于提议道。

"完全可以。"刘总大叫着说:"我就怕这个李小玉太淫荡了,会把客人吓跑啊!

哈哈!"

"让这个下贱胚子去服侍人确实擡举她了,让狗去操她她都不配。"金凯不知道

他的话间接骂道了刘总和老于。

但两人并不在意,老于说:"哈哈,应该把她扒光了捆起来,扔到监狱里面,让

那些十几年沒见过女人的重刑犯轮姦她!"

在沙发下面的小玉痛苦不堪,但并不是因为听到別人骂自己而痛苦

,而是因为

自己听到这些极端羞辱的语言竟然更加兴奋了,小穴口不由自主的一张一合,用力

吸允 着那个硕大的假龟头。自己的双手不断的抖动,想要不顾一切的将假阳具插到

自己的小穴里。自己只有死死咬住下嘴唇,才能忍住这种致命的冲动。

刘总给了老于一个眼色,大声说道:"我看我们应该把全公司的男职工都聚集起

来,然后把李小玉扒光了轮姦,让他老公看着自己的老婆在无数的男人胯下祈求他

们把精液赏赐给她,哈哈哈!"

"对!用精液浇满她全身!把她的肚子搞大!"金凯也兴奋了起来。

"轮姦她!操爆她!插死她!哈哈哈!"老于高叫着站了起来,而右脚则正好落

在白大褂下面物体的中间,狠狠的踩了下去。

小玉只觉得后庭中的跳蛋突然如斗牛场上的公牛一般勐烈的调动起来,而那根

已经把她的魂儿勾走一半的假阳具好像穿甲弹一般飞快的冲进了自己如着火一般的

小穴 里一插到底!小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在三个男人高声淫笑中达到了期

盼已久的高潮,大大张开的嘴里更是发出了满足的低吼:"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