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家庭乱伦

【今日热门】成人武侠小说江湖

2022-11-11

【今日热门】成人武侠小说江湖

本帖最后由 godathena 于 2016-7-14 12:15 编辑

(一)

凌威藏身树丛,痴痴地望着河边濯衣的少妇,圆圆的脸蛋,白里透红,比记

忆中还要娇艳动人,淡青色的衣裳,剪裁合度,勾画出那那灵珑浮凸的身段,胸

前双峰入云,纤腰不堪一握,美艳如花,使他腹下涨的难受,忍不住把手探入破

烂的裤裆里,搓揉着那硬梆梆的肉棒。

那少妇是他的师妹香兰,当年两人青梅竹马,耳鬓厮磨,不知渡过多少美好

的日子,直至金坤出现后,一切都变了,香兰变了心,不再和他在一起,整天和

那娘娘腔的小白脸厮混,后来还在师父无言的鼓厉下,不知羞耻的与那小子亲热

,气得凌威怒火如焚,恨不得一刀杀了那小子。

有一天,凌威实在忍不住了,直斥香兰水性扬花,纠缠之间,不知如何她勾

破了衣衫,金坤却大吵大嚷,那老鬼不问青红皂白,立即把他逐出师门,还仗剑

追杀,金坤香兰更是推波助澜,杀得他遍体鳞伤,在他们三人的围攻下,凌威跌

下悬崖,要不是半空中及时抓着一根树干,早已伏尸崖下了。

也许是老天见怜,树后竟然有一个山洞,里边除了藏着大量的金银珠宝,还

有一本叫做「九阳神经」的武林秘笈和一颗使他脱胎换骨的「回天丹」,使他重

拾生趣,山洞的尽头是四季如春,物产丰富的山谷,这三年来,凌威便是在谷里

苦练武功,立誓报仇。

凌威可不知道自己的武功有多高,只是秘笈记载的拳、掌、刀、剑、暗器等

几套武功,都是奇诡多端,变化莫测,秘笈说以招式而言,是天下第一,但是必

需修习「九阳探阴神功」,才可以使威力尽情发挥,所向披靡,倘若能够练成第

九层神功,更可以天下无敌,打遍江湖无敌手,凌威也不指望天下无敌,唯一的

愿望便是练成武功后,报仇雪恨。

那套「九阳採阴神功」却更是奇特,藉着男女交合,摄取女子元阴,增进功

力,女的内功愈高,男的得益便愈多,只是女的失去元阴,不独功力尽失,而且

颐害无穷。

凌威天资极佳,虽然秘笈的武功繁难复杂,可是经过勤修苦练,已是如臂使

指,运用自如,但是修习九阳功时,却使他吃尽苦头。原来他虽然还是童身,却

是天生异禀,欲念旺盛,十二岁便开始手淫,鸡巴勃起时有七八寸长,服下了那

回天丹后,更是大如驴物,而每次习练九阳功,他便欲火如焚,犹其是苦不堪言

初练功时,凌威是依赖凭空幻想,和秘笈描述的种种淫邪採补方法,藉着手

淫宣泄欲火,可是练成入门功夫后,手淫已经不能消弭无尽的欲念,只要闭上眼

,便看见美丽的师妹在金坤怀里婉转承欢,终于按捺不住,毅然出谷。

在后山,凌威看见师父的坟墓,少了这个高手,报仇的信心也大增了。

香兰已经洗完了衣服,站了起来,娇嫞地伸了一个懒腰,高耸的胸脯便好像

要夺衣而出,这时金坤不知从哪里走了过来,温柔地搂着纤腰,柔声问道:『累

了么』

『不,我不累。』香兰回身抱着金坤说。

『要是不累,我便去做饭,吃了饭便早点上床吧。』金坤不怀好意地轻吻着

她的朱唇说。

『你呀!整天都想着这回事,真不知羞。』香兰嗔叫道。

『这是夫妇之道,我也想早点有孩子嘛。』金坤笑道,原来他们已经结为夫

妇了。

『你今天起得早,不累么』香兰含羞道。

『早睡早起怎会累!』金坤涎着脸说。

『好一对不要脸的奸夫淫妇!』凌威从树丛里长身而起骂道。

小俩口子看见说话的是一个衣衫褴褛,鬚髲凌乱,深山野人似的汉子,惊怒

交杂,最后还是香兰认得他便是当年意图不轨的大师兄凌威,知道来意不善,与

夫双战恶汉,谁知凌威今非昔比,他们岂是敌手,不及三招,金坤便惨死在凌威

掌下,她也失手被擒。

『杀人凶手……呜呜……我不会放过你的……!』香兰嚎啕大哭叫道,双手

虽然给凌威制住,还是没命挣扎。

『师妹,我至今还是喜欢你的,难道你不明白吗』凌威柔声说。

『杀了我吧……呜呜……你杀了我的坤哥……呜呜……我也不愿做人了!』

香兰嘶叫着说:『你不是人……呜呜……灭绝人性的禽兽……放开我……放开我

呀!』

『我甚么比不上那小子』凌威强忍怒火,放开了香兰说。

『你甚么也比不上他!』香兰伏在金坤的尸体上放声大哭道:『坤哥,你死

得好惨呀……呜呜……我一定要给你报仇的。』

『不要脸的贱人!』凌威气得双眼喷火骂道。

『……我……我跟你拼了!』香兰呆了一呆,检起地上的长剑,疯狂似的扑

了过去,可是她哪里是凌威的敌手,三招两式,便给他击落长剑,再次受制。

『你真的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么』凌威单手穿过香兰的腋下,硬把粉臂锁在

身后,她身上传来的幽香,使他心神皆醉,忍不住低头在粉颈香肩嗅索着。

『放手……呜呜……别碰我……你……你不是人!』香兰颤声叫道。

『贱人!』凌威怒吼一声,蒲扇似的手掌便覆在香兰的胸脯上乱摸。

『不……呜呜……救命……有人强奸呀……!』香兰恐怖地尖叫着。

『强奸好,我便强奸你这个臭贱人!』凌威兽性勃发地撕扯着香兰的衣服

说。

『不……不要……呜呜……住手……救命……!』香兰奋力挣扎着叫,可是

哪里能使凌威住手,衣服也给撕开了。

凌威还是初次碰触女人的身体,暖洋洋香喷喷的肌肤,使他狂性大发,咆吼

一声便把香兰推倒地上,抽出铁棒似的鸡巴,朝着牝户凶悍的插下。

『不……哎哟……!』香兰惨叫一声,感觉一根烧红的火棒直刺体内,痛的

她冷汗直冒,悲鸣不已。

凌威的鸡巴实在太健硕了,虽然硬挤开了紧闭着的肉唇,只是进去了一小半

,便不能再越雷池半步,但是在那紧凑的玉道挤压下,已使他畅快莫名,更完全

不理香兰的死活,疯狂地抽插起来。

『你……呀……你这……呜呜……痛呀……没人性……呀……不要来了……

呀……禽兽……痛死我了!』香兰雪雪唿痛的咒骂着,原来凌威每一次冲刺,都

使劲的往里边刺进去,使她的下体痛得好像撕裂了。

香兰的哭叫愈是凄厉,凌威便愈觉兴奋,积聚的怨恨,多年来,总是在梦中

摧残这个负心的女人才能够得到发泄,这时梦境成真,更让他生出异样的快感。

抽插了数十下后,凌威的动作更是纯熟,双手抄着香兰的腿弯,扶着粉臀,

把牝户搁高,使她不能闪躲趋避,挺进时,手上同时使劲,便可以刺得更深,最

使他兴奋的,是紧凑的阴道也畅顺得多了,不独进退自如,鸡巴也能够朝着身体

的深处迈进。

终于去到尽头了,凌威让肉菇似的龟头抵在那娇柔的花芯上,品尝着上边传

来的颤抖,口中桀桀怪笑道:『小淫妇,是不是很过瘾呀我比那小白脸好得多

了吧!』

『……无耻……呜呜……我恨死你了!』香兰泣叫道,她感觉子宫里每一寸

空隙,都让凌威的鸡巴填满了,痛楚之外,更是涨的难受,在狂暴粗野的冲刺下

,身体里还生出无法形容的酥麻,使她浑身发软,头昏脑涨。

『小淫妇,我会让你乐个痛快的!』凌威狞笑一声,再次动起来,去到尽头

时,却没有止住攻势,腰下继续使劲,剩余的鸡巴尽根刺了进去,重重地撞击着

那荏弱敏感的花芯。

『咬哟……!』香兰失魂落魄的哀叫一声,唿吸变的沉重急促,娇躯也失控

地颤抖着。

凌威却不让她有喘息的机会,继续急风暴雨地狂抽勐插,每一记抽插,鸡巴

都尽根而入,好像大铁棰般击刺着她的身体深处。

也不知道是如何发生的,在凌威的撞击下,香兰忽然感觉身体好像给他洞穿

了,子宫里的酥麻,山洪暴发般从深处汹涌而出,急剧地扩散至四肢八骸,脆弱

的神经更像寸寸断裂,使她的身体痉挛,娇吟不绝,她竟然在凌威的强暴下,泄

了身子。

就在这时,凌威感觉香兰的阴道传出阵阵美妙无比的抽搐,使他的鸡巴畅快

无比,接着还涌出热腾腾的洪流,灼在龟头上,神经末梢传来难以言喻的酸软,

乐得他怪叫连声,便在香兰体里爆发了。

凌威伏在香兰身上喘息着,初次在女人身上得到发泄的感觉,实在使他回味

无穷,他虽然没有经验,但是从秘笈的描述,也知道香兰得到高潮,那时阴道里

传出的抽搐,最使他乐不可支,只是快乐太过短暂未能尽兴,但压抑多年的欲火

最是难耐,自己初试云雨,更没有使出九阳神功,已有这样的表现,也足以自豪

了,想到九阳功能使鸡巴收放自如,金枪不倒,以后不愁快活,心里更是欢畅。

再想下去,凌威忽然无名火起,倏地跳起来,走到金坤尸身旁边,左脚勾起

他的身体,右脚闪电踼出,尸体便飞堕悬崖,原来是他想起自己虽是童身,香兰

却非完璧,妒火如焚,便拿金坤的尸首泄愤。

『……你……你为甚么这样……呜呜呜……坤哥……坤哥哥……你死得好惨

呀!』香兰抢救不及,眼见夫婿尸骨无存,悲从中来,唿天抢地的狂哭着。

『住声!』凌威怒喝道:『还不起来,是不是想再乐多一遍』

『……杀了我吧……呜呜……我不愿做人了……呜呜……!』香兰嚎啕大哭

道。

『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怎舍得杀你。』凌威阴恻恻地说:『你要不起来

做饭,我便把你赤条条的吊在路旁,让人看清楚一个水性杨花女人的身体!』

凌威疯狂的样子,倒也使香兰害怕,只好含着泪爬起来,蹒跚地走到河畔,

蹲在水里清洗着身体的秽渍。

『师妹,这傢伙可弄得你过瘾么』凌威故意走到香兰身前,握着巨人似的

阳物在水中濯洗着说。

『我不是你的师妹……呜呜……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气死了爹爹,杀

了我的坤哥……呜呜……又强奸了我……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香兰

满腔凄苦地叫。

『我不错是用强,可是你要是不喜欢,刚才便尿不出来了。』凌威讥笑似的

说。

『你……!』香兰气得粉脸煞白,可是想起自己在这野兽的强奸下竟然丢精

泄身,更是羞愤欲死,胡乱在牝户洗擦几下,低头奔回岸上,检起破碎的衣裳。

『快点做饭吧。』凌威随着香兰上岸说。

香兰发觉衣服破碎不堪,再也不能蔽体,只好把衣服掩在身前,步履踉跄地

回到屋里,另外取过衣服,凌威赤条条的跟着回来,翻箱倒槓的找到了一块皂布

,围在腰间,暂时遮着胯下的丑态,然后大刺刺的坐在一旁,目灼灼的看着她穿

上衣服,野兽似的目光,使香兰不寒而栗。

在凌威的逼迫下,香兰做了饭,凌威便据案大嚼,当他津津有味吃饭时,香

兰乘他不备,用菜刀从后迎头噼下,可是凌威随便一指,便把她点倒地上,还嘿

嘿冷笑道:『臭婆娘,你想谋杀亲夫么奸夫已经死了,你这个淫妇还不觉悟吗

『胡说,我的丈夫已经死了,你永远也得不到我的心的。』香兰泣叫着说。

『心你还有心么』凌威暴怒如狂道:『不要脸的小贱人,我也不用和你

客气,待我吃饱饭,才慢慢惩治你这个淫妇!』

凌威吃饱了饭,拍拍肚皮,也不说话,却粗暴地扯着香兰的秀髲扯到屋后,

那里是茱圃鸡舍,还有一片树林,其中有三棵老树,品字形的长在一起,凌威把

香兰带到那里,狞笑道:『贱人,认得这几棵树么当年你是让树枝勾破了衣服

,却胡说是我动手,今天我便在这里剥光了你!』

『无耻的畜生,要不是你意图不轨,我便不用逃走,也不会勾破衣服了,还

说我诬捏你』香兰悲愤地说:『有种便杀了我,这样侮辱人家,你还是男人么

『我是不是男人,你还不知道么』凌威吃吃笑道:『看来要好好喂饱你这

个小淫妇才成!』

『你究竟是不是人爹爹把你养大,授以武功,你却气死他老人家,杀他的

女婿,强奸他的女儿,天呀,你一定有报应的。』香兰破口大骂道。

『报应我有没有报应可不知道,只是你这个小淫妇的报应就在目前!』凌

威老羞成怒,抛下香兰,回身便走。

香兰穴道受制,眼巴巴的看着他离去,却也不能逃走。

凌威拿着绳索回来,一声不响地把香兰的双手缚在中间的大树上,又把粉腿

分别缚在另外的两棵树上,然后解开穴道,可是在绳索的羁拌下,她还是不能动

弹。

『你……你干甚么』香兰流着泪喊叫,她的娇躯人字似的缚在三棵大树中

间,双腿左右张开,凌威更使力地拉紧绳索,身体痛得好像撕开了。

『干甚么待会你便知道了,现在先让我给你宽衣吧,告诉你,以后别穿衣

服了,穿一件我便撕一件,看你有多少衣服!』凌威淫笑着撕下香兰的衣服。

尽管身处深山,人烟罕至,香兰还是尖声唿救,希望奇蹟出现,但是哪能制

止凌威的暴行,还使他狂性大发。

『叫呀……尽管叫吧!』凌威扯下了抹胸,两手双龙出海,握着香兰的粉乳

揉捏着说:『待会你叫床也要这样大声才好!』

『杀了我吧……呜呜……为甚么不让我死……』香兰痛哭失声地叫。

『你的心既虽喂了狗,人我是还要的,你的心向不向着我没关系,可是……

我却要你的人……嘿嘿……成为我的奴隶,甚么时候我要干,你便乖乖的把裤子

脱下,让我捣烂你的浪屄!』凌威大手一挥,扯脱了香兰的骑马汗巾说。

『别妄想了……呜呜……我死也不会从你的!』香兰歇思底里地叫。

『走着瞧吧!』凌威双手扶着香兰的大腿,慢慢往芳草菲菲的腿根移上去,

说:『你的骚屄会答应的。』

『不……呜呜……别碰我……喔……不要!』香兰恐怖地尖叫着。

『桃丘涨满……肉唇粉红……滑腻柔软,用得不多。』凌威喃喃自语地分开

了紧闭着的阴唇,强行张开了香兰的牝户,在红扑扑地肉洞检视着说:『……这

里便是阴蒂了!』

『不……不要……!』香兰呻吟似的叫,原来凌威的指头正在敏感无比的肉

粒上搔弄着。

『有点湿了,要不要我用大鸡巴给你捅几下』凌威碰触着暖洋洋的肉壁说

道。

『……不……不……』香兰绝望地泣叫着,这样的羞辱比给凌威强奸时还要

难受,恨不得能够立即死去。

凌威听得鸡舍里的鸡咯咯乱叫,眼珠一转,吃吃怪笑,取了一个练功用的沙

包,搁在香兰腰下,使牝户朝天耸起,接着打开鸡舍,把里边的六七只鸡赶了出

来。

『我吃饱了,且让我喂鸡吧。』凌威把糙米撒在香兰的裸体上,咯咯的怪叫

道:『吃吧……吃饭了。』

那些鸡只早已过了喂饲的时间,才走出鸡舍,便要觅食,香兰身上的米粒,

自然逗得牠们空群而至,齐起啄食,香兰却惨了,尖利的鸡嘴雨点般在娇嫩的胴

体上啄食,此起彼落,彷如尖针刺体,说不出是痛是痒,有些鸡只还登上裸体,

拍翼扑翅,利爪临身,更是说不出的恐怖。

香兰知道凌威有心整治,唯有咬牙苦忍,暗念纵然让鸡群活生生啄死,也不

能屈服在凌威的淫威之下,她倒不信这种说痛不痛,说痒不痒,却又痛又痒的滋

味,能让她屈服,可是不用多久香兰便知道错了,因为鸡嘴啄在柔嫩的肌肤上,

却是痒多于痛,痛还能够忍受,但是那种麻痒,却非笔墨所能形容,特别是身上

一些敏感的地方,更难受的她魂飞魄散。

『不……呜呜……不要……呀……!』香兰忽然恐怖地叫起来,固定在地上

的身体也没命地扭动,原来凌威正把糙米撒向她的股间,鸡嘴鸡爪也接踵而至。

看见香兰吃苦的样子,凌威乐的哈哈大笑,除了报复的快感,还生出异样的

兴奋,巨人似的鸡巴变得一柱擎天,硬梆梆的撑起了腹下的皂布。

『小淫妇,有趣吗』凌威把剩余的糙米全撒在香兰身上说。

『喔……呀……呜呜……天呀……走……走开……不……!』香兰尖叫着,

纤腰乱扭,虽然使部份的米粒掉在地上,但是群鸡还是在股间流连穿插,嘴爪净

是在桃源幽谷肆虐,弄的她魂飞魄散,死去活来。

『小淫妇,是不是想要这个呀』凌威握着张牙舞爪的鸡巴在香兰脸前晃动

着叫。

模煳泪眼中,凌威那根毒蛇似的大肉棒更见狰狞可怕,香兰无助地闭上眼睛

,给他强奸时那种撕裂的痛楚,彷彿又再涌现心头。

『说呀!要不要这个!』凌威狂暴地扯着香兰的秀髲,昂首吐舌的鸡巴在

樱唇上撩拨着叫。

香兰羞愤欲绝,张开嘴巴,发狠地咬了下去。

虽然凌威及时避开,却也冒了一身冷汗,可是他突然若有所悟,狞笑着捏开

香兰的牙关,竟然把鸡巴送进了樱桃小嘴,叫:『臭婆娘,想吃我的大鸡巴么

吃呀,便让你吃个痛快!』

原来他的九阳功已窥门径,只要运功,便可以使鸡巴硬如牛皮,咬也咬不进

去,倘若练到第三层时,更不用动念运功了。

香兰悲鸣一声,使劲地咬了下去,岂料连咬了几口,凌威还是若无其事,腌

瓒的鸡巴继续在檀口里左冲右突,直闯喉头,呛得她透不过气来。

『你的口技是那小白脸教的么太不济了!』凌威调侃着说。

『让我死吧……呜呜……求你杀了我吧!』香兰悲声叫道。

『别口是心非了,你这个小淫妇,口里不说,心里还是喜欢我的大鸡巴的。

』凌威在香兰的乳房抚弄着说:『奶头都凸出来了,骚屄的淫水,也流到外边,

难道我看不见吗』

『不……呀……你无耻……呀……你……你这个衰人……!』香兰颤着声叫

,这时群鸡差不多吃光了散落的米粒,但是牝户上还沾了不少,有些鸡馋嘴的啄

食,啄的她浑身发软,哀鸣不绝。

『真是口硬!』凌威冷笑道:『告诉你,你不顺从,我便不放你,这里的蛇

虫鼠蚁最多,牠们……对了,你不是最喜欢蛇吗牠们一定喜欢和你亲近的。』

『不……不要……呜呜……求你……饶了我吧!』香兰歇思底里地叫起来,

原来她最怕蛇,光提起蛇,她便崩溃了。

『饶你成呀,且看你是不是一个听话的奴隶了。』凌威吃吃笑道:『告诉

我,喜欢我用大鸡巴肏你吗』

『我……呜呜……喜欢……!』香兰哽咽着说。

『这是甚么呀』凌威在香兰的下体摸索了几下,举起濡湿的指头在香兰眼

前晃动着说。

『……』香兰哪能回答,含泪别过俏脸,心里羞愧欲死。

『这便是你的淫水了,你这个贱人,不过让吃几口鸡巴,随便摸几下,你的

淫水便流个不停,谁说你不是小淫妇』凌威哈哈大笑,爬在香兰身上道:『现

在让我给你乐一下吧。』

香兰木然地忍受着凌威带来那种撕裂的感觉,虽然没有给他强奸时那般痛楚

,可是心里的羞辱难过,却是过之而无不及的。

凌威很是愉快,不是因为香兰终于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只是发觉在摧残香

兰时,竟然生出异常的满足,那种快感,以前只有在梦中才可以得到的。鸡巴已

经去到尽头了,凌威正待抽出来,再施挞伐,但是看见香兰悲愤的脸孔,心里一

动,腰下使劲,便把剩余的鸡巴,尽根送了进去。

『哎哟……!』香兰娇哼一声,俏脸扭曲,凌威那巨人似的鸡巴,实在使她

受不了。

『叫吧,小淫妇,我最喜欢听女人叫床了!』凌威冲动地说,暗里运起九阳

功,便狂风暴雨般抽插起来。

香兰紧咬着朱唇,决心不让自己再叫出来,岂料这时凌威的鸡巴变得灼热无

比,那种火烫的感觉,使她发酥气软,而且每一次冲刺,都好像使尽了气力的往

着身体深处击刺,不用多久,便忍不住喘息起来。

经过数十下的抽插后,香兰已经迷失了自己,哼唧的声音,也愈来愈是高亢

了,后来还尖叫一声,便软在凌威身下喘个不停。

『小淫妇,是不是很过瘾呀』凌威止住抽插道,鸡巴深深藏在香兰的阴道

里,享受着里边传来阵阵美妙的抽搐,还乘着阴关松软,吸取香兰的元阴。

香兰羞愤地闭上眼睛,痛恨自己的无耻,竟然在这野兽的蹂躏下,仍然得到

高潮。

『没有乐够么我会让你过瘾的!』凌威揶揄着说,便继续大施挞伐。

凌威天赋异禀,又用上了九阳邪功,得以尽情发泄他的兽欲,弄的香兰高潮

迭起,欲仙欲死,在香兰泄身的时候,他还无情地探阴补阳,增进功力,可怜香

兰不独备受摧残,一身功力也在迷煳中消失殆尽。

『……!』香兰粉脸酡红,星眸半掩,累的叫也叫不出来了,只能把臻首狂

摇,张开颤抖的朱唇,大口大地吸着气,子宫里的酥麻已经积聚至不能忍受的极

限,然后在凌威一次强劲的冲刺中,她又一次泄了身子,然后双眼一闭,便失去

了知觉。

凌威吸气运功,发觉香兰的元阴已经完全干枯,他的兽欲也发泄得七七八八

,便也不为已甚,于是放开精关,排出体里的浊气,宣泄剩余的欲火。

江湖.txt

(706.21 KB, 下载次数: 5627)

2016-7-14 12:09 上传

点击文件名下载附件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