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玄幻武侠

邪情公子297298

2022-09-24

邪情公子297298

第297章 五岳攻略(上)

“岳不群人呢,带上来让令狐小姐看看。”这个时候影站在我的左侧,令狐烟站在我的右侧,两人笔直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我的命令,而我的面前依次排开站着十名高手,一个个身形笔直的树立在哪里,互相对望着,而我这个时候就是对离我最近的一个手下说的。

那手下听了我的话之后毫不犹豫点了点头之后就犹如鬼魅一般消失在了我的面前,一分钟之后从后堂拉出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此刻那男子已经脸色惨白,全身上下挂着大大小小不少的伤口,整个身子被人用黑色的锁链所捆绑,附骨丁打穿了他的肋骨,整个人看起来都是血淋淋的,而他这个时候走起路来也是艰难无比,披头散发的模样好不凄惨,他的身后跟随着一个女人一个小孩,想来都是他的家人,而两个手下这个时候正在那里驱赶他们。

“跪下。”当他到达我的面前的时候我的一个手下顿时发出了雷鸣一般的吼声,瞬间将岳不群吓得跪倒在地而他身后的妻儿也是如此,显然这个家伙并不是那种铮铮铁汉的类型,不然的话也不会做出那些卑鄙的事情,总体来说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卑鄙小人。。不。。或者说是一个伪君子,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口了,开口大义凛然的对着我说道:“你来吧,杀死了我吧,今天我岳不群落在你们的手中,是我技不如人,死而无憾,不过你们杀死我也没有用,我们华山派所有人一定和你们斗争到底,人们会记住我岳不群的,我们华山派一定会有人将你们给杀光的,今天我下跪,不是怕你,而是因为我要保全我们华山派所有弟子的性命,大丈夫能屈能伸,你们要杀要剐随便,我岳不群绝不害怕。。”

无疑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伪君子,这个时候我的能力杀光这里所有的人并不是问题,而他这么说无疑是看出来了我之所以不杀这些人的目的,大概他也明白我是想让这些人为我效力吧,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无疑把所有的人绑在自己的战车上,我要是杀他的话,那么就不能不杀华山派所有的人,这个家伙等于是让所有的人跟他陪葬,不过虽然这个道理并不是深奥无比的那种,但是岳不群的表演功底却是高超无比,泪声俱下的表演顿时让所有的人都相信了他的话,甚至有不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已经热血沸腾了,开始骚动起来,如果不是我那些个手下给他们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恐怕现在他们已经开始暴乱了吧。

由此断定岳不群绝对是一个伪君子,不过伪君子之所以不叫做小人是因为他们比小人更加难以对付,他们可以说是小人的升级版,不过无论是伪君子还是小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一个致命的共同点,那就是怕死。。

是的,怕死,这样的人最怕死不过了,岳不群虽然算是伪君子中的极品了,不过仍然无法摆脱这点。。。

“呵呵,是吗岳不群啊,岳不群你做得很像啊,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这个人你认识吗”我不自觉的微笑着对着面前的岳不群说道,嘴角挂上了一丝戏谑的笑容,说话指了指旁边的令狐烟。

而此刻令狐烟听了我的话不自觉的向前走出了半步,横跨出来,站在了岳不群的面前,一双柔弱的眼睛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冒火了,看着面前的岳不群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岳不群杀死一样。

本来岳不群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眼神中出现了一丝侥幸和安定,不过这个时候令狐烟的再次出现却让他开始慌乱起来,看着面前的令狐烟一时之间岳不群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脸上愕然的神色显现了出来,脸色变得很难看,眼神也开始慌张起来。

不过不愧是表演系的高手,这个时候岳不群虽然惊讶慌乱,不过很快的就稳定了下来,看着面前的令狐烟一副痛心疾首对着面前的令狐烟说道:“你是烟儿哎,没想到竟然回来了,而且是跟我们华山派的仇人在一起,开始传出你刺杀前任掌门夺取独孤九剑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被人陷害或者是无心之失,可是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现在你不但不知道悔改还带着这些邪魔外道一起来我们华山派报复,你看看你身边的都是什么人,阴山老魔,西域五鬼,陀山五魔,桃谷六仙,血魂手,夺命勾,呵呵,没有一个不是魔道中凶名赫赫的高手,甚至连阴阳双怪这样不难不女的人都和你站在一起,你真是太让我伤心了,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

“妖女。。妖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华山的阵营里有几个岳不群的死党竟然在这个时候开始叫了起来,真是有够烦人的,而且他们这么一叫无疑是带动了所有的人都这样开始叫了起来,顿时间令狐烟成为了华山派所有人的仇敌,这个时候令狐烟大有一些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对着身边的一个手下比划了一下,那个手下顿时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一下跃起,瞬间冲到了人群当中,“唰唰唰”几下手起刀落顿时十几个人的人头落地,那些个叫得最欢的几人无疑成为首要的攻击目标,现在的他们已经成为了刀下亡魂。

看着眼前的一切我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淡淡的说道:“是不是妖女不是你们说了算的,现在都给我闭嘴,谁多说一个字我就杀谁!”

无疑死亡的威胁是巨大的,虽然这些人心不甘情不愿,这个时候却也不得不老老实实的闭上自己的嘴巴,静观事态的变化,杀鸡儆猴的效果在这个时候还是出来了,毕竟没有人愿意无缘无故的成为别人的刀下亡魂。

“呸,岳不群就不要演戏了,我告诉你,虽然这些人名声不好,嗜杀成性,不过这些人最起码都是真小人,真恶人,比你这个伪君子好多了,王菲那么多年来我一直把你当我的亲叔叔看待,爷爷也把你当成最信任的人,可是没想到你竟然背叛爷爷还杀死了他,最后竟然把这一切嫁祸到我的身上,害得我令狐家家破人亡。。”令狐烟气唿唿的对着面前的岳不群说道,看来这个小丫头还是太善良了,这个时候还在跟岳不群在那里废话,如果是我的话,那么我绝对不会跟这个家伙客气的,上去先割掉他的鼻子,挖出他的眼睛自然而然的他就会说实话,不过这个时候我却没有开口,因为毕竟现在这个时候这里的一切属于令狐烟,刻骨铭心的仇恨需要她自己去化解。

“烟儿。。没有想到你到这个时候还在狡辩,事已至此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知道是非自有公论,你我不需要多说,大家都会明白谁对谁错的,你做没做只有你自己清楚,如果没有的话,你是怎么让这些纵横多年的老魔头跟你一起来的你们来华山就真的只是像你说的那样报复我吗那何必杀死这么多人,你请的这些人中随便抓出两个我都不是对手,何必那么多事我看你们图谋不小吧,事到如今不必再装了。”岳不群一副忠肝义胆的模样对着面前的令狐烟说道,当然没有忘记说出我们的目的,这个家伙还真是够聪明的,怪不得令狐烟的爷爷会上当,无疑短短的几句话将令狐烟推向了华山所有人的对立面上。

“‘啪啪啪。。’岳不群啊岳不群,今天我才见到什么叫做无耻,我见过无耻的人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人,说实话我这次来就是为了给烟儿报仇,至于别的什么,说实话你们华山派还没有什么值得我看的上眼的东西,我这个人的耐性是有限的,所以我不想跟你废话,老实说话我可以放过你的妻儿老小,不然的话。。我让你全家死光。。怎么选择你自己看着办吧。”坐在那里的我看着面前哑口无言的令狐烟,这个时候终于开始开口说话了,我对着岳不群笑吟吟的说道。

“哼!我岳不群绝对不是贪生怕死的人,你要杀就杀吧。”岳不群这个时候站在那里对着面前的我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说道,对于他的妻儿连看都不看,这个家伙果然是这样,够卑鄙,够无耻,够冷血,我已经说了他不说的话,我就杀他全家,可是这个家伙竟然还是咬死了不放,摆明了就是要他妻儿死,而且还用这个在这里作秀。。。至于作秀的目标自然不是我,而是华山派的那些人,看来他已经料定了我们不会杀光华山派的人,所以才会这样说,将那些人全部绑在他的战车之上这样他才有活命的本钱。

其实对于那帮家伙的生死我根本就不在乎,虽然华山的势力还算不错,不过和我们李家相比他们差的远了,只不过是因为这个时候我不想让令狐烟太过伤心才没有动手,毕竟我是来帮她报仇的,如果我亲手毁了华山派那还有什么意义好人没做成还惹了一身骚的事情只要不是白痴就不会去做。

不过我听了岳不群的话开始生气了没有人可以威胁我,任何人都不可以,岳不群这个家伙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却是在拐弯抹角的威胁我,这让我很生气,而我生气的后果是很严重的,所以冷哼了一声,对着自己的一个手下比划了一下。

“啊!!!”顿时一声惨叫传来,岳不群的妻子倒在了血泊当中,已经不省人事,一把鲜红的吴钩从他的心脏背后穿透了过来,让人看得心惊肉跳。

“说不说,你自己选。”坐在那里的我仿佛一个恒古而出的杀神,坐在那里全身上下都爆发出让人恐惧的杀气,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淡淡的对着面前的岳不群说道。。。要知道。。我的耐性是有限度的,而岳不群现在就是在对我的耐性进行一个挑衅,一个很危险的挑衅。

不过对此岳不群虽然脸色雪白了一分,但是仍旧没有任何的表示,至于他妻子的死,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绝情绝义到这个地步,岳不群做人已经是相当的极品了。

“轰隆”一声巨响岳不群的儿子这个时候瞬间爆炸开来化作一团血雾,瞬间飘洒在空气当中,吓得周围的一帮人赶忙躲闪,而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被我的杀气直接压迫神经,庞大的杀伐之气去针对一个小孩结果可想而知。

不得不佩服的是岳不群这个时候虽然表情好像很伤心的在那里大叫,甚至对着我说道:“混蛋,你有本事杀了我,我岳不群绝对不怕你,你休想让我屈服之类的话。”

不过我在这个时候却可以看得出来他眼神那是出奇的平静,甚至连一点伤心的意思都没有,现在的岳不群在我看来不过是一只畜生而已,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

“啪啪啪”一阵掌声在这个时候很不合时宜的响起,而这掌声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这个时候我依旧坐在那虎皮椅子之上,对着面前的岳不群笑眯眯的说道:“呵呵,岳不群啊,岳不群,你可真是厉害了,我见过无耻的人,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无耻的人,没想到对于自己的妻儿的死你竟然也可以无动于衷,还在这里演戏,啧啧。。了不起啊。。。真是小人中的极品。。。呵呵。。不过现在我们也该结束这场游戏了。”

岳不群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周围的人此刻正对着我同仇敌忾,不过听了我的话之后同样的愣住了,显然他们也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我会这样说。

不过很快他们就明白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有几个衣衫褴褛,白发苍苍的人穿着一身破旧的囚衣跟随着几个手下走了出来,虽然面容苍老步履蹒跚,不过还是有不少人认出了这些人。

“刘长老!!怎么会是刘长老,他不是去年阻击滇西魔教的时候战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天啊!!他可是掌门亲自说战死的人啊。”人群中这个时候有人大叫了起来。

“马长老,朱长老,天啊,他们可是前年的和滇西魔教战斗时候就战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不是眼睛花了吧。”又一个充满惊讶的声音在这个时候不自觉的自言自语道。

“黄长老!天啊,他不是被叛徒令狐烟联合滇西魔教的人给杀死了吗怎么也在这里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了!”这个时候华山派的人都已经疯狂了,他们不明白这些个岳不群说已经阵亡的长老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看他们的模样好象是一直被人给囚禁一样。

其实所谓滇西魔教,又叫做日月神教,是魔门分支之一,总部处于云南,成员大多是苗族所以也叫做滇西魔教,几百年来和五岳剑派一直争斗不休,岳不群说这些人和滇西魔教战斗的时候死亡完全实在是一个在合适不过的理由了。

“嘿嘿。。。我想大家一定很疑惑吧,疑惑这些个本来早就应该已经战死的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呵呵,其实我也是很好奇呢,不如让各位长老跟大家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我坐在那里淡淡的对着面前的一帮人笑道,我知道我说话这个时候远远不及这些长老们有分量。

其实这些人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开始的时候我在山下闭目养神的时候发现华山山丘中央的位置有人的气息,所以就派人去寻找,没想到找到了这些个以为的华山长老,其实华山的真正高深绝学是不会记录在典籍当中的,他们都是代代相传的,恰好这些长老们掌握的最高深的典籍,而且这些人要么跟岳不群不合,要么就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所以就被囚禁了起来之所以没杀他们不过是想从他们的嘴中套取一些秘籍而已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便宜了我。

“哼哼,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那是因为我们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就被岳不群这个狗东西给用计抓了起来,然后囚禁在密牢当中一过就是好几年,如果不是有人相救我们早就死了。”这个时候脾气火爆的马长老首先站了出来对着众人说道,说完气唿唿的看了一眼岳不群好像想要将他给杀死一样。

其实这些个长老才是华山的中坚力量,他们也不是吹牛,岳不群虽然是先天高手,不过先天也分上下高低的,这些长老们显然不是岳不群可以对付的,他不用一些个诡计是不可能成功的,而他们之所以有这么刻骨铭心的仇恨,也是正常的我想任何一个人被人囚禁好几年也不会高兴得起来。

“马长老,黄长老你们说说掌门为什么要囚禁你们”这个时候还是有些人疑惑了起来,对着面前的几个长老问道,当然几个长老在华山绝对是德高望重,没有人敢随意质问,这质问的人自然是岳不群的人了。

第298章 五岳攻略(下)

“为什么哼.还能是为了什么岳不舞这个叛徒,竟然和嵩山派的左千秋联合起来,对我们华山动手,谋害了前掌门,甚至陷害了烟儿说她是叛徒.并且开始派人追杀.而这些个消息被我们给知道了,本来我是准备动手的,不过可惜还没来得及就被囚禁了,显然既然被人放出来了那我也就把这个实情告诉大家了。”黄长老站了出来对着面前的所有的人大声说道,而其他几个长老也站了出来显然是相应黄长老的话。

如果这个话令狐烟说出来还是有人质疑的话.那么黄长老这样说就绝对不会有人质疑,因为岳不舞虽然在华山派是掌门。不过黄长老身为护法长老德高望重,而且还有几个长老的响应。该相信谁那些人自然知道。

更何况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这边的力量显然比他们那边要强出不知道多少和我们对着干,他们绝对没有任何的好吃,所以这个时候只要是稍微聪明一点的人,都已经选择好了自己应该走的路.应该选择好的方向。

“怎么样岳不舞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吗”这个时候我站在里对着跪在我面前的岳不舞笑吟吟的说道。

“不……你,们是冤狂我,你们是冤狂我的……我没有。我没有。”岳不舞作出一副极度无辜的模样对着面前的我们疯狂的吼叫道,不过可惜的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相信他的话了,一个个冷漠的看着他。

“冤狂呵呵,如果你非要这样说的话,那么我承认呵呵,不过这个有意义吗女人,现在是你报仇的时候了杀了他!!”对着面前的岳不舞我带着戏谑的笑容说道,说道后来的时候忽然脸色一变对着面前的令狐烟下达了命今,是的……命令,当然是遵从令狐烟以往意愿而发出的命今。

听了我的话之后令狐烟拿起了冰冷的长剑一步步的走向岳不舞,而岳不舞这个时候却不能够有任何的动作,只能如同一个废人一样不停的向后拖着自己的疲惫的身乎后退,一步步的后退,眼神中出现了恐惧的光芒,看来这个时候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害怕了。

岳不舞一步步的向后退却,而令狐烟一步步的紧逼,慢慢的走到了岳不舞的面前,令狐烟用滔天怒火看着面前的岳不舞,然后大叫一声,对着岳不舞刺去。

瞬间长剑穿透了岳不舞的心脏,带着不敢置信的目光岳不舞看着眼前的令狐烟,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神色,自言自语的说道:“当初……真该把你和那个老家伙一起干掉!!”

虽然声音不大,不过却让所有的人听得清清楚楚,顿时岳不舞成为了华山派集体唾弃的对象,所有的人豪不顾及的对着已经死去的岳不舞破口大骂,仿佛已经忘记了,几分钟之前他们还是岳不舞的忠实支持者,一个个叫嚣着和岳不舞同生共死。

不过对此我并没有什么感慨,人性本恶,这点我早就清楚了,这些人现在这些变化,不过是世态炎凉,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只有傻子这个时候才会跟随这岳不舞一起去死。

“既然大家都已经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么我想大家是不

是也应该选出一个新的华山掌门来你们看令狐烟小姐怎么样她

可是前掌门的孙女,而且是令狐家唯一的血脉,并且掌握了精妙的独孤九剑,作为掌门当之无愧,四大长老作为辅佐,不知道各位以为如何“看到这个时候群情激奋,我也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大骂岳不群,而是继续坐在那里淡淡的对着面前的一帮人说道,这个时候我的那些个手下已经放开了华山派的那些人,恭敬的站在我的周围,将我给团团包围在中央的位置,护卫起来。

“恩,说的不错,这个我同意,令狐小姐作为掌门实在是太合适不过的事情了,我黄某人第一个支持。”黄长老听了我的话之后立刻站了出来对着众人说道,无疑在他之后的三个长老也选择了倒向令狐烟。

毕竟这帮家伙不是傻子,相反的他们到了这个地步自然比其人的眼界更加高上一些,他们深刻的明白了我的强大,不……或着是说我手下这帮人的强大,这个时候他们如果不选择投靠我的话,那么无疑我可以轻松的将他们几个再度送回去,送回那暗无天日的地牢当中,所以他们这个时候坐了一个聪明人的选择,顺从我。

有了他们的支持,支持令狐烟的声音此起彼伏,接连不断,毕竟这个时候华山已经没有一个合适的掌门人选了,令狐烟虽然年轻但是有我和四大长老的支持,坐上这个位置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也没有人出来枉做小人。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按照我所设想的计划而进行,所有人都支持令狐烟,这个时候令狐烟的掌门之位仿佛已经是十拿稳了,不过可惜天不遂人愿,这个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周围响起了。

一个大约三十多岁,一脸狰狞的大汉站了出来,对着周围的人们说道:“我们华山派虽然不说是武林第一,但是怎么说也是曾经的五岳盟主,而且位列九大门派之一,怎么能让一个女人做掌门,我们又不是恒山那些个尼姑……”

无疑他的话在众人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不少的人开始小声议论起来,在力量至上的江湖里,男人的地位从来都是在女人之上的,让女人做掌门的事情不是没有,不过都是小门小派,或着是根本就是女子帮派,可是华山派传上千年都是男子统治,勐然之间换成一个女子自然有人不愿意了。

不过可惜啊,这个大男人主义过剩的男人完全都没有想到这背后的一切,再看着他那身板,那模样,那体型,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类型,难怪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这样的话,估计他都还没看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就完全凭借着自己的大男人主义情操站了出来,在那里大吼大叫的……

“还有谁不同意的大可以一起站出来。”我笑眯眯的对着面前的众人说道,对于那个大汉我也是一脸笑意,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或着说我十分赞同他的话。

无疑我的无作为行为给了不少人的勇气,那些个对令狐烟不满的人都一个个站了出来,粗略一看还真是不少,大概有四五十人的模样,大多都是一些个青壮派的人士,一个个面带不满的站了出,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呵呵,就诸位对令狐烟做掌门不满吗还有谁大可以站出来,让我看看嘛,如果不行的话换一个掌门其实也没有什么,毕竟你们华山派的家务事,我是外人,我可不方便插手,我只是想看着各位到底有多少人对令狐小姐不满而已……“我微微一笑,脸上的笑容更加和煦了,看起就好像是日光一样,让人心里暖洋洋的。我的话过后又有十几个人站了出来,看着这些人我开心的笑了,我感觉此刻的我笑容是那么灿烂,那么的高兴,那么的温馨,过只是一瞬间我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冰冷,笑着对面前的影淡淡的道:“杀光他们。”

瞬间,几十道身影火速的冲了出去,片刻之后当所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几十道身影已经穿过了所有阻碍,瞬间将周围所有的给杀了一个干干净净。

凡是站出来的人全部都被杀死,全部都不甘的倒在地面之上,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因为此刻他们已经完全跟随这地府的勾魂者离开了这里,永赴黄泉。

不自觉的周围数百人的嵴梁骨都开始发寒,冷汗从他们的额头上滴落下来,手段狠毒的他们不是没有见过,不过我这样杀人如麻的人他们确实闻所未闻,杀人对我来说仿佛比切菜还简单,一切都是那么的容易,好像吃饭那么容易。

“怎么样现在还有人们反对吗”我坐在那里微笑着说道,不过我的话出口之后周围华山派的人那脑袋摇的好像拨浪鼓一样生怕因此我将他们也送下地狱。

“呵呵……没有人反对就好了,我就说嘛,令狐小姐这么优秀又怎么会有人反对呢。”我淡淡的笑道。

说实话我之所以这么力挺令狐烟做华山掌门其实是有原因的,其实刚才令狐烟虽然没有说话不过她看向我的眼神中已经说明了她并不想做这个什么所谓的掌门,只不过是想报仇而已,当仇恨完结的时候这个地方她也没有任何的留恋了,不过我却非要让她做这个掌门,令狐烟只能无奈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听从我的安排。

其实按照我的构想令狐烟作为的人,她成了华山掌门,自然而然的华山派也落到了我的手中,有了华山派作为跳板,我想要吃掉五岳盟就会容易多了,虽然五岳剑派的高手并不是很多,众多门派也之后一个华山列入天下九大门派之一,而且现在是最末的一位,不过好歹也是一股力量,五岳剑派虽然一个不怎么样,不过五个加起来也是很不错的,光是高手就有好几千,虽然这些人我也不放在眼中,不过放入冰魂的话,绝对会让冰魂的力量提成不止一个档次,想想五岳剑派先天高手怎么说也有十几个吧,还有好几千的低层高手有了他们我们冰鉴会将来和朱家决战的时候就多了一层把握。

虽然上次重创了朱家,朱家的锦衣卫高手几乎死伤殆尽,不过毕竟没有死完,谁知道他们还隐藏了多少力量,不过觉得朱家不会那么简单,事情肯定还没有完,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发展自身力量更为重要的事情了,而这场争斗之间我手中的冰魂无疑成为了一个重点,只有将冰魂发展壮大一切都好说,不然的话到时候吃亏的还是我,所以我才不惜血本带来这么多高手,不然的话只是报仇的话,我只需要让影却,三天之内左千秋和岳不舞的人头就会放在我的面前,哪还用这么麻颅

不过这个时候毕竟有这么多外人在场,有些话我还是不能够跟令狐烟说清楚的,只能含煳了一下,不过有一个意思却很明白,那就是令狐烟今天必须做这个掌门,所以令狐烟也没有拒绝。

至于接下的事情简单多了,那就是一些个华山派的仪式,进行完之后令狐烟就成了华山的代理掌门,当然只是代理,要成为真正的华山掌门,需要请其他四派的掌门到场之后才能做真正的掌门,这是规矩也是传统,这点无可改变,当然对此我也没有改变的意思,因为这正好给了我一个机会,一个实行下一步计划的机会,一个图谋整个五岳剑派的机会。

华山的所在的位置简直是杀人越货的最佳地点,那些个死尸一个个被人直接从山崖上丢了下楼去,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只是经过简单的冲刷之后周围就简洁如新……实在是太方便了。

第二天的时候华山作为代理掌门的令狐烟发出了第一道命令,那就是邀请五岳剑派内部的其他四派到华山来,参加新任掌门的就任大典,其实以往的时候是没有那么简单的,同时还要邀请各大派武林名宿,虽然人家不一定给你脸面过来不过还是要邀请的,不过这个时候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所有的人都不知道有这件事情,知道的也只有五岳盟内部的人而已。

三天,短短的三天时间其他四派的掌门就带着自己的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华山,现在不是以前,现代社会科技如此发达,从其他四岳来到西岳华山其实并不需要多少的时间,如果快的话一天就能够到,三天时间已经是很短的了,几大剑派在人间还是有一些势力的这个时候每一派包了一架飞机直接从自己的大本营飞了过来,浩浩荡荡的每一派来了一百多人,嵩山更是一下子来了两百多,整个门派的三分之一都来到了这里,看那模样一个个气势汹汹的,也就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解决的了。

当然这帮家伙也不是傻子,还邀请了不少的人来,比如说少林了空方丈,武当冲虚道长,等等高手,武林名宿,来的人不少大概有几十个武林名宿来到了这里。

而我也没闲着,将瑞丽还有忠伯勇伯都调集到了自己的身边,甚至幽月都已经秘密离开,向我这里进发,同行的不光如此还有一百二十名李家的高手一起前来,当然他们的行动是异常秘密的不像那些个江湖中人一个个大张旗鼓的生怕人家不知道一样。

毕竟我们和这帮家伙是不一样的,相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是有更

大的图谋才会这么做的,

一切的一切都显示着这里即将有着大动作发生,不少的人开始精神高度集中起来,比如说……龙一

“喂,天邪啊,最近你们冰鉴会不太正常啊,虽然别人不知道,不过根据我们龙组和特事九组的信息,你手中的冰魂还有你们李家大批高手都已经开始调动起来,你是不是有什么图谋”鬼使神差的正在我跟令狐烟讲述的我计划和我这么做的原因的时候,忽然龙一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刚一接通里边就传来了龙一那比老太太还唠叨的声音。

无疑龙一的话听的我头疼,而且我也知道我手中力量的调动能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龙一,龙组的情报系统无疑是华夏最强的,毕竟竟他们是有国家机器作为后盾的,全华夏每天有多少人做爱他们做爱的时间是多久,如果龙一想要知道的话也能够知道的一清二楚,

更不要说只是我这边的人力调动了,想要骗过龙一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我和没有骗过龙一的打算。

“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我觉得这里最近很好玩,所以就带一些手下跟我一起来玩而已,怎么有问题吗”我似笑非笑的对着龙一回答道,虽然我和龙一关系不错,不过有些事情我还是不想告诉他的,毕竟某种意义上说他是兵我是贼,我才不会什么都说,所以只是说了一个大概,承认我确实这样做了而已。

“天邪啊,江湖的水很深啊,你要小心点别玩的过头了。”龙一对着语重心长的说道,看来这个家伙对于江湖势力还是有很深的了解的,不过说起来并不奇怪,这些个江湖中人本来就是被龙一管辖的,龙组可是号称江湖衙门有什么事情龙一自然比我知道的清楚。

“放心好了,我只是玩玩,难道你不相信我”我微微一笑对着电话另外一端的龙一说道。

“恩,好吧,既然如此的话,这两天华山换掌门了我也过去,我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实话最近总觉得眼皮直跳,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样。”龙一皱着眉头对着我说道,说完挂断了电话,只留下我一个人站在那里陷入了沉思,显然我认为龙一说的话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我想或许真的有什么要发生了,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想不出来也不去想了,反正该来的总是回来的。

标签